新浪体育-首页 10年专注环保设备研发制造 环保设备【http://chevytothelevy.com】系统设计\制作\安装一条龙服务
新浪体育 中文网址:【麻豆视频.COM】
当前位置:新浪体育 > 新浪体育 > 案例分类1 >
14

保险诉讼经典案例判词逻辑分类汇编24则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1629403578 点击:

[文章前言]:今天推送的「保险诉讼裁判规则汇览(24则)」节选自「中国保险诉讼裁判规则集成保险诉讼经典案例判词逻辑分类汇编」(全2册)一书。该书是中国第一部以部门法重述(Restatement)的

  今天推送的「保险诉讼裁判规则汇览(24则)」节选自「中国保险诉讼裁判规则集成——保险诉讼经典案例判词逻辑分类汇编」(全2册)一书。该书是中国第一部以部门法重述(Restatement)的形式编纂的保险案例裁判思路汇编书籍,共类保险法律问题和众多新兴的保险争议案件类型,由安杰律师事务所保险法团队历时三年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2万多个保险法案例中,筛选出1300多个典型案例,编纂而成。欲了解更多内容,敬请移步文末关注由法律出版社出版上新的「中国保险诉讼裁判规则集成——保险诉讼经典案例判词逻辑分类汇编」一书。

  詹昊,北京安杰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经济学博士后(应用经济学)、法学博士。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马来西亚吉隆坡区域仲裁中心等十余家仲裁机构仲裁员,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保险律师团成员、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法律专家库入库专家、中国保险学会法律专委会委员。詹昊律师二十余年专注于保险法领域,精通保险与再保险、保险资金运用、保险机构合规管理、保险公司治理结构等业务,服务近百家中外保险公司、再保险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保险中介机构,办理大量疑难复杂、国内外有影响力的保险纠纷案件。詹昊律师出版的保险法著作包括:《保险新型疑难判例解析》《新保险法实务热点详释与案例精解》《中国律师办案全程实录——保险诉讼》《保险市场规制的经济法分析》《保险法原理精解与典型案例评析》。

  保险索赔的诉讼时效是指,当保险事故发生或者保险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届满时,被保险人或受益人有权向保险人提出保险金赔付的请求,该项请求与其他债权请求权一样,也应当在一定的期限内行使,否则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将丧失胜诉权。本文结合法律规定及相关司法案例对保险理赔诉讼时效的裁判规则归纳总结如下。

  第二十六条人寿保险以外的其他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

  人寿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五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

  第十八条商业责任险的被保险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自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二百六十四条根据海上保险合同向保险人要求保险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

  第一百八十八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一百三十七条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

  保险索赔属于行使债权请求权,应当遵守诉讼时效的规定。通说认为,《民法总则》、《保险法》对于诉讼时效的分别规定,属于一般法与特殊法的关系。

  ▌财产保险理赔从终审法院作出判决确定被保险人损失金额之日起计算保险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

  在杭州中院审理的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齐齐哈尔中心支公司与王田来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4)浙杭商终字第2187号】,杭州中院经审理查明,王田来向国寿财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2010年12月10日,王田来与叶和山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造成交通事故。后,王田来向受害人叶和山垫付42,793.72元,余款82,148.08元未赔付。2012年11月20日,杭州中院作出的终审判决认定国寿财险公司应依法向叶和山支付各项损失共计82,148.08元。事后,王田来就其垫付的款项向国寿财险公司申请理赔未果,遂提起诉讼。

  杭州中院认为,王田来与国寿财险公司签署的保险合同有效,王田来有权向国寿财险公司主张其垫付的交通事故损失赔偿款。2012年11月20日,杭州中院就有关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作出终审判决,王田来得以向国寿财险公司主张的垫付款金额才最终确定,故王田来于2014年6月25日提起本案诉讼并未超过两年的法定诉讼时效期间。

  ▌财产保险理赔诉讼时效起算点“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应当理解为事故损失额确定之日,而不是发生保险事故之日

  在江苏高院审理的民安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扬州中心支公司与宝应县苏北经济发展有限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再审一案中【(2015)苏审二商申字第00510号】,民安财险公司申请再审称,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上海市锦正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对车辆损失出具了确认书,出具确认书的时间应当认定为保险事故发生之日;一、二审法院以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佳岳汽车维修服务部在2014年8月13日向经发公司出具修理费发票时间作为车损确定之日有误。

  江苏高院认为,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民安财险公司委托上海市锦正保险公估有限公司对车辆损失进行评估并出具了确认书,这是对事故损失的预估,交通事故造成的车辆实际损失应以维修发票和维修单为准。《保险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应当理解为“事故损失额确定之日”,而不是发生保险事故之日,这更符合民法中关于诉讼时效的立法精神。故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佳岳汽车维修服务部于2014年8月13日向经发公司开具维修发票,此时经发公司的损失确定,该时间应作为经发公司利益损失发生之日。一、二审法院以此作为经发公司主张损失赔偿的诉讼时效起算之日,进而认定经发公司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并无不当。

  在通辽中院审理的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通辽经济技术开发区支公司与韩景才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5)通商终字第7号】,通辽中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2月18日,韩景才之子韩某甲将被保险车辆借给姚某某,姚某某在交通事故中致使该车损坏。2011年2月20日,姚某某向大地财险公司报案。2011年3月16日,大地财险公司作出了拒赔通知书。2011年4月1日,韩景才收到了大地财险公司作出的拒赔通知书。同日,该车被姚某某谎称车主让其将车提走,将该车从长春市绿园区某4S店提出后卖给了他人。2011年10月份,韩景才将该车找回后自行修理,支出修理费49,050.00元,但未开具税务发票。2012年5月31日,韩景才向公安局报案称姚某某涉嫌诈骗。长春市绿园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13日作出(2013)绿刑初字第85号刑事判决书,以犯诈骗罪判处姚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该判决书现已生效。2014年4月21日,韩景才向法院提起诉讼向大地财险公司主张保险赔偿权利。

  通辽中院认为,韩景才于2011年4月1日收到被上诉人大地保险公司发出的拒赔通知书,即应当从2011年4月1日起计算诉讼时效起点,而韩景才2014年3月24日向一审法院起诉,超过了法定的诉讼时效,应由韩景才自行承担怠于行使权利的法律后果。

  ▌责任保险从被保险人知道保险人拒绝赔偿之日起计算被保险人向保险人索赔的诉讼时效

  在贵州高院审理的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市中心支公司与肖国刚责任保险合同纠纷再审一案中【(2015)黔高民申字第577号】,大地财险公司申请再审称,2009年6月23日,肖国刚将其所有的贵GD5508号汽车在该司投保,保险期间为2009年6月23日至2010年6月22日。2010年2月4日,案外人朱文勋驾驶该车将路人陈德林撞伤,肖国刚于2012年7月2日才向大地财险公司要求赔付保险金,已超过索赔时效的规定,而法院判决其承担赔偿责任,属适用法律错误。

  贵州高院认为,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内,交通事故发生的次日,即2010年2月5日,肖国刚的亲属向大地财险公司报案。自交通事故发生之日起受害人陈德林就在住院治疗,直至2012年2月8日治疗结束,此时才能确定陈德林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全部损失。只有确定了损失,才能依法追究肇事车辆责任人的责任。肖国刚于2012年7月2日向大地财险公司提交索赔申请并未超出索赔时效。大地财险公司拒绝赔偿之前,被保险人并不知道其保险受偿权受到侵害,故肖国刚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保险赔偿的请求权自其知道拒绝赔偿之日起计算,肖国刚于2014年5月向人民法院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在常州中院审理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溧阳支公司与溧阳市客运有限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4)常商终字第387号】,常州中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12月3日,客运公司将其40辆中型客车(含苏D×××××)在人保财险公司投保了道路承运人责任险,保险期间自2009年12月27日起至2010年12月26日止。

  2010年11月21日,客运公司驾驶员刘国民驾驶投保车辆致车侧翻,事故造成车上人员11人受伤、车辆损坏。交警部门认定刘国民负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直至2013年3月5日,最后一位受害人余童与客运公司达成赔偿协议,客运公司当即付清了所有赔偿款项。2014年3月,客运公司向人保财险公司申请理赔。人保财险公司认为,交通事故发生在2010年11月21日,而大部分赔偿协议于2011年1月、2月签订,客运公司直到2014年3月才申请理赔,已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期间。客运公司认为,因为本次事故受伤人员较多,个别受伤人员又不肯处理,直到2013年3月5日才处理结束。之后客运公司于2014年6月提起诉讼。

  常州中院认为,按照保险法规定,就责任保险而言,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就是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之日,诉讼时效期间从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之日起计算。本次事故受伤人员较多,虽然大部分受害人于2011年1月至11月已得到赔付,但余童到2013年3月5日才达成赔偿协议,故诉讼时效期间应从2013年3月5日开始计算。客运公司申请理赔的时间为2014年3月份,起诉时间为2014年6月,故其主张并未超过二年诉讼时效期间。

  在山东高院审理的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威海中心支公司与杨凤英、徐令霞、徐某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6)鲁民终2115号】,法院经审理查明,徐某某作为被保险人被雇主投保了团体人身意外伤害险附加意外伤害医疗险。2011年3月26日,徐某某在渔船出海作业中因意外事故失踪。2011年10月19日,法院判决宣告徐某某死亡。2011年3月28日,投保人毕华伟代理杨凤英、徐令霞、徐某曾于2011年底向太平洋财险公司报案并要求理赔,太平洋财险公司未予理赔也未明确拒赔。杨凤英等三人作为死者法定继承人于2015年11月起诉。

  山东高院认为,《保险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人寿保险以外的其他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徐某某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于2011年10月19日被法院宣告死亡,杨凤英等三人请求支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自该日起二年。杨凤英等三人为证明存在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况,申请证人崔某出庭作证。法院认为,崔某为涉案渔船的船主,其与杨凤英等三人之间有一定的利害关系。即使崔某的证言属实,其作为杨凤英等三人的代理人,于2011年底将理赔资料提交给太平洋财险公司申请理赔,此时诉讼时效中断,诉讼时效期间从此时起重新计算,崔某的证言未证明之后其何时向太平洋财险公司请求支付保险金,应当认定诉讼时效未再次中断,诉讼时效期间于2013年底届满,杨凤英等三人于2015年11月提起本案诉讼,已过诉讼时效。

  在四川高院审理的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安中心支公司与张某某人身保险合同纠纷再审一案中【(2017)川民申1066号】,四川高院经审理查明,被保险人张某某受意外伤害,邻水县安监局2012年12月30日出具事故证明。张某某于2013年5月17日经广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七级伤残。2015年5月15日,张某某委托律师向信达财险公司发出理赔申请主张权利。

  信达财险公司再审申请称,本案的诉讼时效应当从邻水县安监局2012年12月30日出具的事故证明起计算,截止到张某某2015年5月15日主张权利,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四川高院认为,2013年5月17日,张某某经广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柒级伤残,此时张某某的损伤程度才确定,本案诉讼时效应至此起算,2015年5月15日,张某某委托律师向信达财险公司发出理赔申请主张权利,诉讼时效因此中断并重新起算,故原一、二审认定张某某的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正确,信达财险公司关于张某某起诉超过诉讼时效的再审申请理由亦不能成立。

  保险索赔必须在诉讼时效内提出。在诉讼时效之内,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不向保险人提出索赔,则丧失胜诉权。不同种类的保险,其保险事故性质不同,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也不同。

  《保险法》规定的保险索赔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是自保险请求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而《民法总则》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两者的规定存在区别。司法实践中,法院并不一定自保险金请求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开始计算诉讼时效,而是自被保险人、受益人收到保险人的拒赔通知或者赔偿通知开始计算。

  此外,就寿险与非寿险的诉讼时效规定与《民法总则》的规定如何衔接,需待司法解释进一步细化。《民法总则》施行后,其规定的3年诉讼时效与《保险法》等作为民事单行法中规定的2年普通诉讼时效构成冲突。学者对法律适用存在两种不同观点,一种认为应依据“新法优于旧法”原则适用3年时效,一种认为应依据“特殊法优于普通法”原则依然适用2年时效。

  我们认为,民事单行法作为特别法,其诉讼时效的规定也是基于当时有效的普通法《民法通则》的2年规定产生的。因此,特别法相比新的《民法总则》在立法上具有滞后性。从保护被保险人利益角度,对于《民法总则》实施后的新纠纷,就非寿险诉讼,被保险人有权适用3年诉讼时效起诉;就寿险诉讼,应当适用《保险法》规定的5年诉讼时效。

  在司法层面,目前暂未出现适用3年诉讼时效的非寿险保险类案例,对于3年与2年如何在司法层面适用有待司法机关进一步明确。

  保险人履行保险合同项下的赔偿义务后,法定取得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向对造成保险事故的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司法实践中,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往往遇到困难。本文结合法律规定及相关司法案例对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的裁判规则归纳总结如下。

  第六十条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前款规定的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损害赔偿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取得的赔偿金额。

  保险人依照本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不影响被保险人就未取得赔偿的部分向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第六十一条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未赔偿保险金之前,被保险人放弃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的,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

  保险人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后,被保险人未经保险人同意放弃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的,该行为无效。

  被保险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致使保险人不能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的,保险人可以扣减或者要求返还相应的保险金。

  第六十二条除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或者其组成人员故意造成本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的保险事故外,保险人不得对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或者其组成人员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

  第七条保险人依照保险法第六十条的规定,主张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因第三者侵权或者违约等享有的请求赔偿的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八条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为不同主体,因投保人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保险人依法主张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投保人请求赔偿的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保险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

  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权需要满足的条件是:第一,该权利属于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第二,引发该权利的法律事实是第三者因违约或侵权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发生保险事故;第三,保险人已实际向被保险人支付了保险赔偿金。《保险法司法解释(四)》第七条规定了行使代位求偿权的基础法律关系。

  ▌保险人在一审庭审中明确选择了基于违约责任行使代位求偿权,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保险人只能基于运输协议行使代位求偿权,而不能向该运输协议之外的第三人主张权利,实际侵权人不是保险人基于违约责任主张代位求偿权的对象

  在江苏高院审理的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与廖集珍、张春宇、苏辉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再审一案中【(2012)苏商再提字第0034号】,江苏高院审理查明:高瑞公司与廖集珍经营的货运服务部签订运输协议,委托货运服务部运输轧辊至唐山。货运服务部在接受委托后将轧辊转委托给张春宇承运。高瑞公司在托运前,为该批轧辊向太平洋财险公司投保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综合险,保险期限自2008年6月16日至2009年6月15日。2008年12月12日,张春宇驾驶载有保险标的轧辊的重型半挂车运输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保险标的轧辊损坏及人员伤亡等后果,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春宇对此次事故负全责。事故发生后,太平洋财险公司对高瑞公司作出了保险赔偿。太平洋保险公司向高瑞公司赔偿后,取得高瑞公司出具的《权益转让书》,获得代位求偿权。太平洋财险公司遂起诉廖集珍、张春宇主张代位求偿权,在庭审中,当被问及是基于违约责任还是基于侵权责任行使代位求偿权时,太平洋财险公司明确表示是基于违约责任行使代位求偿权。

  江苏高院认为,本案中,高瑞公司与货运服务部签订运输协议后,货运服务部又与苏辉签订运输协议,而苏辉又与张春宇签订运输协议,从而将高瑞公司托运的轧辊转由张春宇实际运输,而张春宇在运输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轧辊毁损。在这种情况下,高瑞公司作为财产受损害一方当事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的规定,有权选择依照运输协议向承运人廖集珍主张违约责任或者以货物受损为由向廖集珍、苏辉、张春宇主张侵权责任,但是高瑞公司不能同时主张两种责任。太平洋财险公司在一审庭审中明确选择了基于违约责任行使代位求偿权,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太平洋财险公司只能向与高瑞公司签订运输协议的货运服务部的经营者廖集珍行使代位求偿权,而不能向该运输协议之外的第三人张春宇主张权利。张春宇并非与高瑞公司签订运输协议的一方当事人,其不是太平洋财险公司基于违约责任行使代位求偿权的适格主体。

  ▌保险人有权向因自身过错造成承运财产损失的实际承运人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实际承运人请求赔偿的权利

  在江苏高院审理的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余杭支公司与张文霁、连云港市德欣化工有限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再审一案中【(2015)苏审二商申字第00449号】,江苏高院审理查明:精功公司委托万通公司将一台太阳能多晶硅铸锭炉及相关辅助设备2套运至连云港。万通公司又与“张文齐”签订的《运输协议书》约定:由万通公司投保货物运输保险,并负责押运。由张文齐负责承运精功公司的货物,并约定在承运过程中造成货物损失的,由承运人承担赔偿损失。张文霁驾驶德欣公司所有的苏G85070、苏GH225挂车行驶至宁连公路灌南段时发生追尾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张文霁对事故承担全部责任。事后,太平洋财险公司向精功公司支付了理赔款,精功公司向太平洋财险公司出具了相关的权益转让说明。太平洋财险公司遂向张文霁、德欣公司提起保险代位求偿之诉。张文霁认为,其运输行为属于万通公司的职务行为,太平洋保险公司无权向投保人追偿。

  江苏高院认为,张文霁的再审申请不能成立。关于张文霁的运输行为是否属于职务行为。第一,张文霁不能举证证明其与万通公司之间形成了合法劳动关系,其不是万通公司的工作人员;第二,根据查明的事实,就案涉货物的运输,万通公司与张文霁订立了《运输协议书》,约定了托运方、承运方的权利义务,加盖了万通公司的合同专用章,符合平等民事主体之间订立合同的通常外观,而与企业内部工作人员履行职务的手续明显不同。故张文霁的运输行为不属于职务行为。

  关于张文霁是否应承担货损的赔偿责任。张文霁主张免责的理由包括其应享受货运险的利益,对此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2009年修订,以下简称保险法)第十二条规定:财产保险的被保险人在保险事故发生时,对保险标的应当具有保险利益;保险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认的利益。就案涉货运险而言,保险人所承保的是精功公司所有的JJL660太阳能多晶硅铸锭炉及相关辅助设备2套,精功公司作为货主对于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有权在发生货损时向保险人请求支付保险金。同时,货运险的功能在于保障货主可能遭受的财产损失,而非免除第三人的侵权责任。张文霁作为实际承运人,对于涉案保险标的只具有责任保险利益,如其欲分散运输过程中可能对货主设备造成损失的风险,可以投保相关责任保险,而不能因存在货运险而自然免责。在张文霁因自身过错造成货损的情况下,构成保险法第六十条中规定的第三者,太平洋财险公司向货主精功公司承担了赔偿保险金义务后,有权依据保险法第六十条的规定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被保险人的子公司属于“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或其组成人员”,保险人不得向其行使追偿权

  在最高院审理的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支公司与德汇置业集团有限公司、钱金耐、张献开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再审一案中【(2015)民申字第2408号】,中华财险公司再审申请称,保险赔款中包括公估费、查勘费、执行费的事实不完整,未能查清火灾发生时火车头公司的股东持股情况,没有采信《火灾事故责任认定书》有误。德汇公司违反消防法的行为是此次火灾发生的条件,也是导致保险标的物损害严重的直接原因,属于侵权责任法上的侵权行为。

  最高院认为,关于中华财险公司能否代火车头公司向德汇公司请求赔偿的问题。《保险法》第六十二条规定“除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或者其组成人员故意造成本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的保险事故外,保险人不得对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或者其他组成人员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尽管目前对该条款中被保险人的组成人员范围尚无具体界定,但该条款实际是限制代位求偿权的相对人,目的在于保护与被保险人属于利益共同体的第三人。在本案中,火车头公司作为德汇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尽管两公司在法律关系上属于彼此独立的法人,但在经济利益上具有高度一致性,应属于利益共同体,德汇公司在火灾中承受实际损失,并事后出面协调解决问题,赔付受灾商户,中华财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向火车头公司赔付的保险金也应实际用于补偿德汇公司的损失和支出,故中华财险公司要求德汇公司返还该笔保险金显然不符合我国保险法第六十二条的立法本意。因此,虽然二审判决未支持中华财险公司就其对火车头公司的赔偿部分具有代位求偿权的理由不妥,但判决结果并无不当。

  ▌被保险人的股东属于被保险人的组成人员,不能作为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的对象。被保险人的股东的股东不属于被保险人的组成人员,可以作为保险人行使代位求偿的对象

  在天津高院审理的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与天津盛相电子有限公司、天津盛相精密技术有限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二审一案中【(2014)津高民二终字第0058号】,天津高院审理查明:2013年1月4日,盛相电子公司向中华财险公司分别为被保险人盛相汽车公司和盛相精密公司投保了财产综合险。两份保险单的保险标的为:存货、机器设备和固定资产。在保险期间内,盛相汽车公司、盛相精密公司租用的盛相电子公司的2号车间发生火灾,火灾造成2号车间及车间内生产设备、产品被烧毁。后,《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火灾原因排除纵火、外来火源引起的火灾,不排除喷涂车间房屋顶部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可燃物所致。

  盛相汽车公司以《转账支付授权确认书》的形式将其对中华财险公司的全部理赔款项授权该保险公司打给保单受益人,即盛相电子公司。2013年9月29日,中华财险公司将应当给付盛相汽车公司的赔偿款9,212,812.28元,全部支付给了盛相电子公司。之后,中华财险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向盛相电子公司、盛相精密公司行使追偿权,请求判令二者连带赔偿9,212,812.28元。

  另查明,盛相电子公司是盛相精密公司的股东,盛相精密公司是盛相汽车公司的股东。盛相电子公司投资兴建了办公设施及生产车间,盛相精密公司及盛相汽车公司租用了盛相电子公司的2号车间从事生产经营活动。

  天津高院认为,本案中,双方在法律上的争议焦点就是盛相电子公司、盛相精密公司是否属于保险法中规定的被保险人盛相汽车公司的组成人员。根据《保险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保险人不得对被保险人的组成人员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盛相精密公司是盛相汽车公司的股东,盛相电子公司虽然不是盛相汽车公司的股东,却是其股东盛相精密公司的股东。盛相汽车公司作为公司法人,其股东是公司存在的基础和核心要素,股东的变化对内影响到公司法人,所以盛相精密公司作为盛相汽车公司的股东,属于盛相汽车公司的组成人员,保险人不得对其行使追偿权。至于盛相电子公司,虽与盛相汽车公司有事实上的投资关系,但与盛相汽车公司并无直接的法律关系,所以不属于盛相汽车公司的组成人员。

  ▌机动车试驾人员不属于机动车销售商的组成人员,保险人有权对因过错导致交通事故的机动车试驾人员主张保险代位请求权

  在广州中院审理的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与许寅宏、陈杰峰、广东广物骏达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再审一案中【(2013)穗中法审监民再字第159号】,广州中院审理查明:许寅宏、陈杰峰是夫妻关系,2009年4月12日,许寅宏在广骏公司销售人员陪同下试驾广骏公司所有的轿车,当时,陈杰峰也坐在车内。在试驾过程中,由于许寅宏在转弯时超速行驶,导致该轿车撞向人行道,造成行人谭咸美受伤及轿车损坏的交通事故。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芳村大队出具穗公交芳认字(2009)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许寅宏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由于广骏公司是肇事车辆的所有人,经谭咸美起诉后,向谭咸美支付了27万元赔偿金。另,本次事故发生后,广骏公司为修复受损的涉案轿车,支付维修费用12,969元。广骏公司为涉案轿车在太平洋财险公司处投保了第三者商业责任险(保险金额为50万元,不计免赔)及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为117,696元,不计免赔),保险期限从2008年8月30日至2009年8月29日,本交通事故发生于保险期间内。广骏公司在向谭咸美履行完赔偿义务及维修好保险车辆后,向太平洋财险公司提出索赔请求。太平洋财险公司依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共计赔付保险金282,969元。其中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内赔付保险金270,000元,在车辆损失险内赔付保险金12,969元。之后,太平洋财险公司起诉要求许寅宏、陈杰峰夫妇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广州中院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许寅宏驾驶机动车转弯时超速行驶及驾驶车辆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其过错行为是导致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受伤者谭咸美没有导致事故发生的过错行为。许寅宏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谭咸美无责任。此交通事故还造成广骏公司交给许寅宏试驾的汽车损坏。据此,许寅宏对其行为造成试驾车辆的损坏、谭咸美的受伤所致的经济损失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已发生法律效力的(2009)荔法民一初字第1389号民事判决,认定许寅宏应承担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广骏公司是肇事车辆的所有人,故依法判决许寅宏向谭咸美赔偿320,795.85元,广骏公司对上述赔偿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决生效后,广骏公司依照上述判决缴纳了赔偿款,并对受损的事故车辆进行了维修。太平洋财险公司根据其与广骏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将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金、机动车损失险保险金合共282969元赔偿给广骏公司。许寅宏不是广骏公司的组成人员。综上,由于许寅宏的责任导致保险标的损失,且其不是广骏公司的组成人员,保险公司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赔偿责任后,依法取得对保险标的损失负有责任的许寅宏的追偿权。

  保险人行使代位追偿权是为了防止放纵对保险事故发生的真正责任人,同时也是为了保证保险人经营的永久存续与盈亏平衡。

  保险人的代位追偿权是法定取得的权利,而不是约定取得的权利;其权利范围、性质与被保险人的权利并无区别。同理,代位追偿权的行使对象对被保险人所有的抗辩权,也可以对保险人行使。

  第一,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之间应存在保险合同关系,这是保险代位求偿权产生的基础。

  第二,保险标的因第三者的违约或者侵权而产生损害,如果保险标的的损害不是因第三者的原因造成的,代位求偿自然也无从谈起。

  第四,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属于保险事故。如果不属于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也不存在代位求偿问题。

  《保险法》规定保险人行使代位追偿权的对象并不包括被保险人的家庭成员与组成人员,但是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往往扩大解释“组成人员”的范围。

  被保险人在保险人行使代位追偿权时负有协助义务,对于协助配合的标准、提供必要文件的范围,司法实践中并未形成统一的认定标准。本文结合法律规定及相关司法案例对被保险人协助追偿义务的裁判规则归纳总结如下。

  第六十三条保险人向第三者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时,被保险人应当向保险人提供必要的文件和所知道的有关情况。

  第十一条被保险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未履行保险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的义务,致使保险人未能行使或者未能全部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保险人主张在其损失范围内扣减或者返还相应保险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在濮阳中院审理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濮阳市分公司与濮阳市汽车运输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3)濮中法民三终字第84号】,人保财险公司上诉称,事故发生后,由于运输公司未积极向第三者及第三者车辆所在保险公司主张权利,也未索取第三者车辆所在保险公司的相关资料和证据,且在一审中也未提供第三者车辆所有人的相关信息,致使人保财险公司追偿无法进行,故人保财险公司不应承担保险责任。

  濮阳中院认为,《保险法》第60条第1款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为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根据该规定,因第三者原因发生的保险事故,投保人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向保险人主张权利后,保险公司可行使代为追偿权。但本案保险事故由被保险人的司机负全部责任,即保险事故不是因第三者的原因而发生,故不存在保险公司代为追偿权。人保财险公司该上诉理由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大连海事法院审理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营口市分公司与营口经济技术开发区裕港物流有限公司海上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中【(2015)大海商初字第339号】,大连海事法院认为,在本案中,裕港物流公司仅需证明在保险责任期间内,保险标的乙二醇因受震动、碰撞或挤压致使所用容器即集装箱损坏而渗漏的事实即可,裕港物流公司提交了承运人的货损证明及人保财险公司委托的相关单位作出的查勘报告等证据,已完成其证明责任。对于人保财险公司主张的为了下一步追偿权的行使而要求裕港物流公司提供侵权人的详细情况的要求,明显超出了裕港物流公司的证明范围,另根据《保险法》第六十三条之规定:“保险人向第三者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时,被保险人应当向保险人提供必要的文件和所知道的有关情况。”只有在保险人行使该权利时,被保险人才具有相应的配合义务,在本案中,裕港物流公司无此义务。

  ▌被保险人已经提供的交通事故认定书虽然没有标明事故对方责任人的身份证号码,但对于其出生时间、住所等基本身份信息有明确的记载,这不妨碍保险人行使代位追偿权

  在山东省潍坊市诸城市人民法院审理的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潍坊中心支公司与赵桂林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审一案中【(2016)鲁0782民初2834号】,诸城市法院认为,安华农业保险公司提出,赵桂林负本次事故次要责任,按法律规定,安华农业保险公司赔偿后,可向事故对方当事人进行代位追偿,但赵桂林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事故对方当人的详细身份,无户籍信息,不属于负有民事赔偿责任的自然人。因此,不同意全额赔偿。《保险法》第63条规定:“保险人向第三者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时,被保险人应当向保险人提供必要的文件和所知道的有关情况。”本案保险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对事故进行了调查并对事故责任进行了认定后下达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赵桂林在审理中已经提供了该事故认定书,事故认定书中虽然没有标明事故对方责任人的身份证号码,但对于其出生时间、住所等基本身份信息有明确的记载,并不妨碍安华农业保险公司主张代位追偿权,且考量公民是否具备民事行为能力,亦不是以是否办理公民身份证为依据。因此,安华农业保险公司的以上抗辩事由依法不成立,法院不予采信。赵桂林要求安华农业保险公司赔偿损失合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投保车辆发生事故后,公安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明确载明事故车辆的牌、证情况,保险人以未核查车架号增加追偿难度为由而拒赔缺乏依据

  在秦皇岛中院审理的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州中心支公司与王艺博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7)冀03民终544号】,渤海财险公司上诉称:因在事故发生时,王艺博不予配合因而导致渤海财险公司一直未拍摄到该涉案车辆车架号,一审法院判决渤海财险公司行使代为求偿赔付被保险人损失,但《保险法》第63条的规定:“保险人向第三者行使代为请求赔偿权利时,被保险人应当向保险人提供必要的文件和所知道的有关情况”。王艺博在本案中既没有向保险人提供三者身份信息,也没有提供其投保情况,无疑增加了渤海财险公司追偿的难度。

  秦皇岛中院认为,渤海财险公司与王艺博签订的保险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依约履行。王艺博依约交纳了保费,其投保的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事故造成损失,其有权在保险限额内主张权利。王艺博的投保车辆发生事故后,公安交警部门出具了事故认定书,该事故认定书明确载明事故车辆的牌、证情况,渤海财险公司以未核查车架号等理由不予理赔缺乏理据。

  ▌保险人并无证据证明被保险人已经获得涉案事故其他车辆的赔偿,或者被保险人放弃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其以被保险人未出具转让其他车辆应当赔偿数额的承诺等为由,推定被保险人在其他车辆处获得赔偿,不予支持

  在新乡中院审理的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乡市中心支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新乡中心支公司与郑继岭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5)新中民金终字第259号】,新乡中院认为,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依照《保险法》第60条第1款、第63条的规定,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损害赔偿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取得的赔偿金额。保险人向第三者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时,被保险人应当向保险人提供必要的文件和所知道的有关情况。依照《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19条关于“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起诉保险人,保险人以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未要求第三者承担责任为由抗辩不承担保险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本案中,国寿财险公司并无证据证明郑继岭已经获得涉案事故中其他车辆的赔偿,或者郑继岭放弃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其以郑继岭未出具转让其他车辆应当赔偿数额的承诺等为由,推定郑继岭在其他车辆处获得赔偿,并认为郑继岭本案诉讼属于滥用诉权以期获得不当利益,依据不足。

  被保险人应当配合保险人进行代位追偿,并且不能损害保险人的代位追偿权。被保险人的配合义务具体内容究竟是什么,配合的标准应当如何界定,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没有统一的认定标准。

  营业中断险是财产损失保险中一个常见的险种,本文结合法律规定及相关司法案例对营业中断保险合同纠纷的裁判规则归纳总结如下。

  营业中断险又称利润损失保险,是指在物质财产遭受保险责任范围内的损毁后,保险人对被保险人由于营业中断而导致的预期利润损失及必要支出的损失提供补偿的保险。利润损失险是财产保险的一种,是对财产险基本险或综合险不保的间接损失或利润损失提供补偿的保险。企业在投保了基本财产保险之后,再投保利润损失险,则企业的财产和利润均可得到保障。它的主要特征有:

  第一,利润损失险承保的项目包括毛利润、员工工资以及审计师费用等。与企财险所承保的机器、厂房等有形财产的直接损失相比较,利润损失险承保的是企业财产保险所不予承保的间接损失,两者相辅相成,互为补充。

  第二,利润损失险不可单独投保,只能作为财产险的附加险。企业只有在投保普通财险的基础上才能投保利润损失险,而且投保人在投保该险之前必须足额投保财产保险。只有基本财产保险的足额投保才可以避免损失发生后的比例赔偿,确保生产设施迅速重建。

  第三,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保险责任事故导致被保险人利润损失时,保险人只负责赔偿其合法的、合理的损失,被保险人不能获得任何非法利益。

  在江西省南昌县人民法院审理的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西分公司与南昌县乐麦量贩式音乐会所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一审一案中【(2016)赣0121民初1592号】,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0月9日,平安财险公司承保乐麦量会所投保的财产综合险及其营业中断险。在保险期间内,乐麦量会所发生火灾。平安财险公司认定财产综合险及其营业中断险的保险责任成立。乐麦量会所认为其营业中断险的保险赔偿金909,047元(标准营业收入1,249,866元减去减少支付的费用276,543元减去免赔额64,276元)。

  南昌法院认为,赣民信和成【2016】财鉴字第0901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中确认保险责任成立、赔偿金额计算公式及赔偿期为营业中断期扣除免赔期的计算方式,双方对此无异议,该院予以确认。

  根据《营业中断保险条款》第二十四条约定,“毛利润损失为分别按照营业收入的减少和经营费用增加计算的损失之和,扣除在赔偿期间内被保险人因保险事故的发生而从毛利润中减少或停止支付的费用”,计入经营费用增加会加大毛利润损失,该意见书确认经营费用增加为0元,对平安财险公司利益无损害,乐麦量会所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赣民信和成【2016】财鉴字第0901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及《补充说明》,本院确认以下数据:(1)计入年折旧额后,2015年毛利润率为44.4%;(2)毛利润损失为537,782.30元(1211221.39×44.4%)。根据确认的数据、计算公式:赔偿金额=毛利润损失×保险金额/(毛利润率×年度营业收入),可计算营业中断保险的赔偿金额为537,782.30×2400000/(44.4%×4,404,442)=659,999.92元。对于乐麦量会所超出的诉讼请求,该院不予支持。

  ▌营业中断险作为机器损害险的附加险,机器损害险项下的保险责任成立,营业中断险项下的保险责任也成立

  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城北支公司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7)晋01民终661号】,太原中院经审理查明,人保财险公司、国寿财险公司和平安财险公司签订共保协议,约定共同承保太钢BOC财产,共保比例分别为50%、30%、20%。同时约定了物质损失保险合同主险条款及扩展条款所承保的风险造成营业所使用的物质保险损失,导致被保险人营业受到干扰或中断,由此产生的赔偿期间内的毛利润损失。在保险期间内,7号制氧机液氧泵排气后开泵,造成7号制氧机组液氧泵B泵冷箱燃爆,7号制氧机器设备停机维修造成生产中断事故。损失的物质包括2*GOX60,000Nm3/h空分装置。

  太原中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为“3.22事故”造成的毛利润损失是否属于×××号保单理赔范围。

  第一,2*GOX60,000Nm3/h空分装置购买的时间为2010年11月25日,《共保协议》、×××号保单签订、出具的时间为2012年5月1日,且×××号保单无具体详细的保险标的物,通常情况下,该保单的保险标的物应包括2*GOX60,000Nm3/h空分装置。

  第二,GOX60,000Nm3/h空分装置投产后,经计算资产总费用超过预算,被保险人又与被上诉人签订×××号保单;因该两份保单均无具体、明确的保险标的物,无法确定7#制氧机属于哪份保单承保,且保单中均含有一切险、机器损害险,同时附加营业中断险,故×××号保单与×××号保单的关系应视为共保关系。

  第三,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为:7#制氧机组液氧出口碟阀上部碟阀阀杆与推力轴承结合处存在超量的与液氧不兼容油脂,导致在开启阀门发生燃爆,符合机器损害险条款第三条的约定。营业中断险作为机器损害险的附加险,7#制氧机组燃爆造成被保险人太钢BOC公司营业中断,由此造成的营业损失属于营业中断险的承保范围,且事故亦发生保险责任期间内,故各保险人依约应承担相应的理赔责任。

  ▌营业中断险的赔偿期间是自物质保险损失发生之日计算,不包括机器增效扩容的停机期

  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与湖南湘慈-爱依斯水电有限公司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190号】,人保财险公司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营业中断险的赔偿期间错误,理由是涉案营业中断保险条款约定的赔偿期间是指自物质保险损失发生之日起,被保险人湘慈水电公司的营业结果因该物质保险损失而受到影响的期间,故本案营业中断险的赔偿期间应为2013年5月28日至2014年5月27日。而一审法院认定2015年1月6日至2015年7月5日的经营损失为本案赔偿期间的毛利润损失,违背了保险合同的约定。湖南高院经审理查明,生产厂家天发制造公司于2015年1月6日开始对B1发电机组停机修复,修复期为六个月,即从2015年1月6日起至2015年7月5日止。

  湖南高院认为,根据《电厂营业中断保险条款》第三条:“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因物质损失保险合同主险条款所承保的风险造成营业所使用的物质财产遭受损失(下称‘物质保险损失’),导致被保险人营业受到干扰或中断,由此产生的赔偿期间内的毛利润损失,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本保险所称赔偿期间是指自物质保险损失发生之日起,被保险人的营业结果因该物质保险损失而受到影响的期间,但该期间最长不得超过本保险合同约定的最大赔偿期”。人保财险公司签发的电厂财产一切险项下营业中断险约定利润损失的赔偿期限为12个月。本案事故发生后,湘慈水电公司在征得人保财险公司和生产厂家意见后,对B1发电机组经检测后采用临时处理措施以低负荷短时间工作运行方式进行发电,且到起诉时止仍然采用该处理方式发电运行,可见,从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12个月内并未停机。故根据保险合同的规定,本案赔偿期限自物质保险损失发生之日起计算12个月,即从2013年5月28日起至2014年5月27日止。一审法院将2015年1月6日起至2015年7月5日止的增效扩容的停机期计入赔偿期限,既与本案湘慈水电公司增效扩容的事实不符,也违反了保险合同的约定,本院予以纠正。

  根据湖南天翔联合会计师事务所对湘慈水电公司因B1发电机组受损的毛利润损失的鉴定意见:湘慈水电公司因事故所受损的毛利润最终损失为:毛利润最终损失=3,322,198.77-109,180.24(免赔)=3,213,018.53元。其中保险合同期限内(2013年6月至2013年12月)毛利润损失为3,213,018.53×38.85%=1,248,221.53元,保险合同期限外(2014年1月至2014年7月)毛利润损失为3,213,018.53×61.15%=1,964,797.00元。上述毛利润损失是按照14个月计算的,根据保险合同约定,赔偿期限自物质保险损失发生之日起计算12个月,故应扣减2014年6月和2014年7月的毛利润损失共计561,370.572元(1,964,797.00÷7×2),即湘慈水电公司因事故所受损的毛利润损失为3,213,018.53-561,370.572=2,651,647.96元。

  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与青岛浦项不锈钢有限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一案中【(2017)鲁民辖终121号】,山东高院认为,浦项不锈钢公司依据保单号为06270、06268的两份保险合同向原审法院分别提起诉讼,虽然两案的当事人、法律关系、保险期间均一致,但保险标的、保险范围等并不相同。浦项不锈钢公司依据不同的保险合同,分别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不同保险类别的保险金,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两个案件系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属可以合并审理,非必要的共同诉讼。故上诉人关于“本案与(2016)鲁02民初1419号案件应当合并审理”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案系保险合同纠纷,应由被告住所地或者保险标的物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鉴于涉案标的物所在地在山东省青岛市,本案诉讼标的额超过2000万,且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山东省辖区,原审法院根据级别管辖规定,作为涉案合同保险标的物所在地具有第一审民商事案件级别管辖权的法院管辖该案并无不当。

  ▌营业中断险与保险事故无直接因果关系,并不属于涉案事故必然导致的、直接相关联的费用,保险人不能代位求偿

  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安联财产保险(中国)有限公司与汇丰环球客户服务(广东)有限公司、广州市自来水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二审一案中【(2014)穗中法金民终字第952号】,广州中院经审理查明,汇丰客服公司向安联财险公司投保了财产一切险及营业中断险,投保单载明被保险人为汇丰控股有限公司和其现有附属或分公司相关的权利和利益。在保险期间内,发生的自来水管自然爆裂,导致汇丰客服公司大量物品受损。经理算,该漏水事故造成赔付金额为2,873,334.21元(损失总额2,926,955.98元-免赔额53,621.77元)。

  广州中院认为,嘉福公司出具的公估报告中确定的本案损失总额为2,926,955.98元,其中财产损失为2,674,343.19元,营业中断损失为252,612.79元。对于涉案事故造成的财产损失,是因自来水公司的侵权行为直接引起,该直接损失,作为侵权方的自来水公司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在安联财险公司向汇丰客服公司先行赔偿并取得了代位求偿权后,其有权要求自来水公司赔偿该部分损失。至于营业中断损失,因安联财险公司向汇丰客服公司赔偿该部分损失依据的是汇丰客服公司投保的营业中断险,但该损失所包含的楼宇租赁及管理费、加班及额外交通费等费用,并不属于涉案事故必然导致的、直接相关联的费用,与涉案事故并无直接因果关系,故对于安联财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向汇丰客服公司赔偿的这部分金额即252,612.79元,其无权向自来水公司进行追偿。综上,自来水公司应向安联财险公司赔偿的金额为(2,674,343.19-53,621.77)×80%=2,096,577.14元。

  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与北京育青食品开发有限公司、北京华远西单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审一案中【(2013)西民初字第15989号】,西城区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10月7日,人保财险公司应北京华威大厦的投保申请签发了利润损失险保险单,保险标的为北京市西城区西单北大街130号等营业处所的营业利润,每次事故免赔额为165542元。在保险期间内,育青食品公司的专柜内部发生火灾,公估造成华威大厦毛利润损失为2,489,037.72元。后,人保财险公司向华威大厦支付了保险金2,323,495.72元,依法取得代位求偿权。

  另查明,(2014)二中民终字第4440号民事判决书已将本次火灾的责任确定由西单购物中心与育青食品公司按40%和60%的比例承担。

  西城法院认为,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本案根据查明的事实,投保人华威大厦与人保财险公司签订有保险合同,对其在北京市西城区西单北大街130号等营业处所的营业利润承保利润损失险。火灾事故发生后,经公估确定此次火灾事故造成华威大厦毛利润损失为2,489,037.72元,为此,人保财险公司支出公估费75,363.00元。2009年12月22日,人保财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向被保险人华威大厦支付保险赔款2,323,495.72元,依法取得代位求偿权。(2014)二中民终字第4440号民事判决书已将本次火灾的责任确定由西单购物中心与育青食品公司按40%和60%的比例承担。因育青食品公司西单购物中心与人保财险公司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已达成调解,故本判决只处理人保财险公司与育青食品公司的诉讼争议。现人保财险公司要求育青食品公司按60%的比例赔偿其支付的保险赔偿金及其利息、公估费用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应予支持。

  营业中断险是附加险,一般而言是指承保被保险人的间接损失。对于营业中断险的计算,保险合同有明确的约定;此种约定与财务会计的通行计算方式有联系,也有相当的区别。

  第一,严格按照保险法的一般体系,即按照保险法基本原则、保险合同总则、人身保险合同与财产保险合同分则、再保险合同、共同保险合同、保险中介机构的逻辑顺序对案例进行汇编;

  第二,针对保险法中的焦点问题对选入的裁判文书内容进行删节,只保留与焦点问题有关的说理部分以及与说理相关的简单事实;

  第三,在具体问题项下,有意选择观点截然对立的裁判文书予以集中展现,让读者更加深刻理解当前的保险纠纷司法审判趋势与现状;

  第四,绝大多数案例为2015年至2018年度的中级法院、高级法院与最高法院裁判文书,体现案例的时效性;

  第五,作者只对相关法律规定进行简单说明,对同类案例进行客观小结,希望读者能够通过自己的阅读来体会保险争议的审判现状;

  第六,每个章节的内容包括相关法规摘要(包括四个保险法司法解释与对出口信用保险的司法解释)、法规简要说明、案例分类汇编、对部分案例的解读、针对审判现状的小结。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介绍的保险诉讼经典案例判词逻辑分类汇编24则的全部内容,如果大家还对相关的内容感兴趣,请持续关注江苏某某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本文标题:保险诉讼经典案例判词逻辑分类汇编24则  地址:/case/alfl1/2904.html



欢迎来到:❥❥新浪体育❤chevytothelevy.com❤新浪体育,,胜利的阵营方更是可以接受敌对阵营的顶礼膜拜,获取无上荣耀。

XML地图 新浪体育

环保设备公司,10年品牌打造行业正规!

【Copyright ©2017-2021 新浪体育-首页 】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新浪体育